初云之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空翠书院www.shechiyl.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说着,毛丛丛斜了丈夫一眼:“

与其信他,还不如等哪天你走了,像淮安侯夫人那样把中山侯的爵位过渡给我呢!”

庾言满口答应:“好好好,哪天我要不行了,一定专门留下遗嘱,把爵位的职权过渡给你!”

毛丛丛颇娇俏的哼了一声,倒是笑了。

笑过之后想到正事,神色又凝重起来:“听程纲话里的意思,参与此事的人只怕不在少数呢。”

她出身侯府,母亲又是公府之女,社交圈子几乎皆是勋贵要员,程纲说“夫人会在其中见到许多令你大感意外的人”,一是指与他同流合污的人极其之多,二来也有暗指有些极其显赫之人参与其中的意思,思之令人心惊

庾言握着妻子的手,眉头微皱:“他说起淮安侯夫人的那几句话....很有值得推敲的地方。

毛丛丛也觉纳闷:“他居然说淮安侯夫人不蠢?!”

说着,她都忍不住白了丈夫一眼:“倘若祖父把广德侯的爵位给了我,哪怕来个天仙似的男人,也别想叫我把爵位给他!”庾言听得忍俊不禁,思绪却飘到了远处:“在程纲口中,世袭的爵位居然不是最珍贵的?他意图以广德侯的爵位来打动你,又是希望从中谋取到什么利益?”说话间的功夫,夫妻俩到了楼下,自然而然的松开手,止住言辞。

天雪楼外早不复先前的熙熙攘攘,负兵曳甲的卫士将附近几条街道都封锁住,一派冷厉肃杀之像,着玄甲的是金吾卫,盔上有白羽的是羽林卫。程纲已经被拿下,双手负于身后,嘴被堵得严严实实。

见庚言夫妇下楼,羽林卫中郎将于朴翻身下马,客气的朝二人抱拳:“某幸不辱命,贤伉俪可来确定贼人是否是程纲无误。庾言还礼,略略后退一步。

毛丛丛近前看了眼,很确定的点头:“是他。”

于朴一挥手,便有卫士近前来用黑布

套住了程纲头脸,他朝那夫妇二人点头致意:“我这便押解他往金吾狱去受审。

几人就此别过。

庾言要送妻子回去,毛丛丛没叫他送:“这边抓了程纲,之后两卫怕是有的忙,我自己又不是不认得路。她眉头微蹙,小声同丈夫说:

”倒不是我要泼冷水,而是照程纲之前表露出来的意思来看,恐怕审问不出太多东西呢。

庾言心里其实也有这个顾虑,伸手抱了抱妻子,他带着人往金吾卫去了。

一直到了深夜时分,他才回府。

进门搁下佩刀,迟疑几瞬,却没有回房去,而是使人去打探:“阿耶睡了没有?”

随从看了眼时辰,饶是知道结果,还是认命的去走了一遭,继而回来回票:“正房那边说,侯爷已经睡下了。”庾言短暂的犹豫一会儿,道:“无妨,那就把他叫起来吧!”

随从:...."

毛丛丛这会儿也没睡,稍显困乏的从内室出来,倒是猜到了丈夫要去做什么:“程纲没吐出来?”庾言神色有些疲乏,点一下头,复又摇头,最后说:“你明日还要往越国公府去,早些歇着吧,我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呢。毛丛丛如实说:“心里边存着疑影,我怎么睡得着?”

庾言叹了口气:“那就等我回来。”

虽然正值午夜,但侯府里却也不是漆黑一片,庾言甚至于没叫人掌灯,就着廊灯,借一点月色,一片寂静中往正房去。中山侯也是快六十岁的人了,睡到一半又被人喊起来,迷迷瞪瞪的对着帐顶看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认命的起身。“深更半夜的,出什么事了?”

庾言环顾了一下四遭,没有言语。

中山侯见状,便会意的遣退侍从,等人都走了,才道:“这总可以说了吧?”

庾言这才低声将今日之事讲了:“我听程纲的意思,好像本朝这些世袭的爵位,除了爵位本身之外,还有些更要紧的意味?”中山侯神色微变。

庾言看出来了,心脏不由得漏跳了一拍,低声又叫了句:“阿耶?”

中山侯默然良久,终于起身,转动开关,打开了密室,留下一句:“随我进来。”

庾言环顾四遭,快步跟了进去。

密室里留有通风口,点着长明灯。

中山侯很谨慎的把门关紧,检查过四遭之后,头一句就是:“你要发誓,我今天告诉你的,除了将来继承中山侯爵位的后嗣,不可以告诉任何人一一包括毛氏!”

庾言心头一震:“阿耶.....

中山侯一掌击在案上,厉声道:“答应我!”

庾言神色一凛,正容道:“我发誓,绝对不把您今天告诉我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包括丛丛。”

中山侯听罢,显而易见的松了口气,不知想到什么,神色忽的

勺萎靡起来:

“原本该是等我

要咽气的时候,才能告诉你的,但是有鉴于老淮安侯的例子,早一点告诉后继者人,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庾言起初听得莫名,思绪稍一转动,忽然间明白过来。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他的暗卫

他的暗卫

女王不在家
她是暗卫,名三十七,后来被宁王赐名青葛。那日她险些丧命,前往庄子养伤,途中却被人找上,说她长得和她家小姐外貌相似,那小姐身体不适,请她代小姐成亲,瞒过夫婿,为期五个月。那人给她银票,很是丰厚的一笔。青葛贪财,应了。可她怎么也没想到,那千金的夫婿,竟是她的主人宁王殿下……幸好暗卫的脸,天知地知自己知。她侥幸瞒过宁王,小心扮演王妃一职。 宁王生得昳丽绝艳,但性情暴戾。某日,因追查叛徒,宁王严审府中死士
都市 连载 16万字
权力是女人最好的医美

权力是女人最好的医美

大白牙牙牙
野心勃勃的王爷爱人权倾朝野的大将军爹相依为命的皇帝儿子而我是夹在他们中间的摄政太后爱人说:“待我称帝,卿卿便是国朝最尊贵的皇后。”父亲说:“待我称帝,吾儿便是国朝最受宠的公主。”儿子说:“儿臣会永远孝敬母后,尊奉母后。”他们都在向我赌咒发誓,试图用爱情、亲情打动我,让我将手中的权力交出去。可是,谁能保证爱人永远不背叛,亲人永远不反目,母子永远不相负?唯有权力。唯有真真切切握在手中的权力不会辜负我。
都市 连载 8万字
全能导演暴富封神

全能导演暴富封神

猫三太子
日六,日九进行中,零点更新,坑品保证;专栏完结文《文明召唤师》,预收文《从史莱姆开始召唤玩家》、《欢迎登录万族卡牌游戏》。本文文案:天才导演桓栩一朝穿越星际,成了名落魄纨绔,家道中落,即将面临破产与巨额外债,为了撑起摇摇欲坠的公司,桓栩决定重操旧业。八百年前,蓝星破灭,人类迁徙,于“九重天”重新安家,随着发展,文娱产业空前发达,娱乐至死。然而桓栩发现,快节奏的星际,蓝星文化渐渐被人们抛弃,而如今的
都市 连载 20万字
老爷子他飒爽又威风

老爷子他飒爽又威风

大叶湄
崔闾自从知道人生就是一部戏时,什么忧虑就全被他抛弃放开,任性的宛如孤家寡人。 反正最后都要被清算抄家,现在就该吃吃该喝喝该花花,聚什么家财藏什么私货,统统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所以,先便宜自己人要紧。 于是,出嫁的姑娘们懵逼的看着后补来的嫁妆,成年的小子看着手里的银票,当家的媳妇更多了许多私房体己,就连没长成的孩子们也都有了一份私产。 崔闾摸着胡子点头,大手一挥,“都拿去花,不够的爷这里还有,花!使
都市 连载 8万字
我怎么成了死对头的遗孀?

我怎么成了死对头的遗孀?

故筝
池奚过完22岁生日这天,才发现自己是小说里一个英年早逝的炮灰男配, 这也就算了, 凭什么他的死对头,就能是全文苟到最后的大反派呢? 他决定从明天开始,斗志昂扬,不做炮灰,朝大反派的道路一路狂奔, 谁知道等一觉睡醒,池奚打开门—— 他的死对头温既琛遭人暗算,变回了六岁的样子,可怜巴巴地站在他的门口, 那个衣冠楚楚,软硬不吃,城府深手腕狠的老狗比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面前的没有正当身份的幼崽, 池奚:
都市 连载 18万字
夫君,给我摸摸腹肌

夫君,给我摸摸腹肌

998
【公狗腰糙汉攻X满脑子涩涩受】陆遥上辈子只活到了三十五岁,因为家庭压力没办法出柜,直到死都是孤孤零零的一个人。再一睁眼居然穿越到了古代,不但年轻了十多岁,还附带了一个肩宽腰窄八块腹肌的夫君!天底下竟然有这般好事!正当陆遥激动不已时,发现夫君对他似乎格外冷淡,还要跟他和离……*赵北川父母双亡,为了照顾两个年幼的弟妹,托媒婆给自己说了门亲事。不需要对方长的多好,只要心地善良勤俭持家就行。媒婆嘴上夸的天
都市 连载 16万字